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警鐘敲響,孫正義和他的“愿景”還能撐多久?

從愿景基金成立至今,孫正義的投資選擇和方式一直備受爭議。而面對此次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資問題,孫正義和他的軟銀集團也許不得不要向現實低頭。

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崔秋陽

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資問題,也許正是給孫正義以及他“個人魅力十足”的投資方式敲響的警鐘。

隨著Uber上市之后首日大跌 7%,市值僅維持在 740 億美元左右,以及WeWork推遲IPO一事的發生,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資問題已成為孫正義的燃眉之急。而回顧過去三年愿景基金的戰績,雖有實現退出,以40億美元的價格、60%的收益率將Flipkart轉賣沃爾瑪的成功投資,但更多的是滿布荊棘的坎坷之路。

時間回到2016年10月,孫正義正式宣布成立愿景基金,目標募資金額1000億美元。該基金于2017年5月完成募資,實際交割金額930億美元。

要知道,愿景基金并非完全的股權融資,而是采用了混合融資的方式,其中,約423億美元采用了債務融資。這也就意味著,愿景基金每年還需要支付一定的利息費用,以票面利率7%計算的話,每年需支付利息費用為29.6億美元,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基金的運營難度。

之后,手握930億美元的孫正義,依舊延續其“用燒錢換規模,用規模推估值”的投資方式。據軟銀2019財年第二季度決算說明會,截止2018年11月5日,愿景基金累計投資已經達到67筆。其中,如全球圖像技術和數字媒體處理器生產商Nvidia這般仍在“燒錢”、未實現盈利的年輕公司并不在少數。

愿景基金成立后,軟銀便將之前持有的Nvidia全部股權(4.9%)轉讓給愿景基金,作價50億美元。隨后Nvidia的股價最高曾至292.44美元,但最終還是由于受財務壓力、游戲增速下滑及大盤環境惡化等多因素影響,Nvidia股價出現斬腰,最低至124.3美元。愿景基金持有股份的市值縮水50億美元至37億美元。最終,2019年2月,愿景基金以3980億日元(約36億美元)的價格清倉Nvidia,愿景基金對于Nvidia的投資以虧損告終。

在過去三年間,這樣的案例并不在少數。

Uber,成功上市,但市值從原計劃的 900--1200 億美元,降到了 750 億美元,并在上市首日大跌 7%,目前維持在 740 億美元左右,愿景基金投入的 90 億美元,預期價值從 160 億美元降至 130 億美元;

滴滴,因惡性事件被迫放緩 IPO 進程,公司六年間累計虧損了超過390億元,軟銀仍要為滴滴投資16億美元,如今滴滴盈利和上市都陷入僵局;

WeWork,愿景基金原計劃要在其上市前投資 200 億美元,日前推遲IPO,或將導致軟銀集團虧損40億美元,軟銀愿景基金虧損50億美元;

OYO,被紅杉資本放棄投資,遭遇美團打壓,目前前途不甚明朗;

波士頓動力,最初谷歌因嚴重虧損將其出售給軟銀,目前仍無盈利可能。

如今,愿景基金二期募資已經受阻,面對重重壓力,孫正義也不得不表示,“當我看到美國和中國公司(指軟銀集團投資入股的公司)的增長時,我強烈感覺它們還不夠好……結果與目標相去甚遠,這讓我感到羞愧和迫切。過去我曾羨慕美國與中國市場的規模,但如今可以看到,許多炙手可熱且增長迅速的企業來自像東南亞這樣的小型市場。日本的企業家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沒有任何借口……”

而據外媒報道,由于共享辦公空間巨頭WeWork上市失敗,導致軟銀的其他投資估值不斷下滑。而這也許也將成為愿景基金二期縮小規模的導火索。

對于愿景基金二期,軟銀集團擬自投380億美元。對于其他LP,雖然軟銀表示包括科技巨頭蘋果和微軟在內的一批公司,以及許多日本銀行和英國渣打銀行將向二號愿景基金提供資金。但目前尚不清楚這些承諾是否會兌現,而且這些企業投資者都沒有向外部風險基金做出數十億美元投資承諾的記錄。微軟、蘋果和渣打銀行均拒絕置評。且知情人士稱,日本機構大多只提供少量資金。至少有一個金融投資者正計劃向該基金提供貸款,而不是提供現金。

如此看來,愿景基金二期規模縮水的可能性并不小,甚至可以說連建立都舉步維艱。

這或許是連那個19歲是就寫下自己人生規劃,24歲創立軟銀集團,“給軟銀制定的愿景延伸到300年后”的孫正義都想象不到的局面。日前,孫正義也作出承諾——今年年底前給愿景基金LP返現100億美元。好消息是截至今年5月,軟銀愿景基金向LP返現了約60億美元。對于LP而言,實打實的回報確實是一針強心劑。但對孫正義以及他的“愿景”而言,可能也僅僅是望梅止渴而已。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澳洲幸运5可以做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