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靠經濟增長贏民心,拿下議會選舉的波蘭執政黨還要解答這道難題

進一步融入歐洲一體化、繼續擁抱特朗普治下的美國,還是同數百年前一樣在德俄兩大國之間尋找平衡?

資料圖:波蘭北部城市比得哥什布爾達河上紀念波蘭2004年加入歐盟的雕像。來源:IC Photo

文 | 特約記者錢伯彥

當地時間10月14日晚,四年一次的波蘭議會大選落下帷幕。有望繼續執政的法律與公正黨(PiS)未來的挑戰卻并不輕松。

截至發稿,出口民調顯示,由現總理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所率領的法律與公正黨獲得了43.6%的選票,成為此次大選最大的贏家。該黨不僅相比于2015年大選時37.6%的得票率取得了長足進步,更是將持中間政治路線的公民聯盟(KO)的得票率壓縮至僅有27.4%。公民聯盟中的主導政黨也正是由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創立的公民綱領黨(PO)。

2019年波蘭議會大選實時結果(上為得票率,下為議會議席):法律與公正黨、公民聯盟、左翼聯盟、波蘭農民黨和極右的Konfederacja。圖源:polityka

被視為民粹右翼政黨的法律與公正黨能夠獲得大勝,其實在波蘭這個政治上愈發右傾、經濟政策上愈發務實且功利化的國家并不意外。

在之前的數次民調中,法律與公正黨無一例外地都獲得了40%以上的受訪者支持,此次大選唯一的懸念,僅僅是該黨能否在新一屆議會的460議席中達到絕對多數以單獨組閣。

此前于5月26日舉行的歐洲議會大選中,法律與公正黨已經拿下了45.4%的選票,而由公民綱領黨牽頭組建的親歐洲派五黨聯盟得票率相加也不過38.5%。

盡管法律與公正黨在選舉中穩操勝券毫無懸念,但是該黨主席兼創始人雅羅斯瓦夫·卡欽斯基(Jaros?aw Kaczyński)依然在競選環節打出了一系列提高社會福利的組合拳,主要包括兩年內將最低工資提升30%、四年內翻一番至每月4000茲羅提(約合6960元人民幣),為每個孩童分發每月500茲羅提的兒童金,以及要求歐盟給予波蘭農民與西歐國家同等待遇的農產品補貼。

在這些充滿社會民主主義的福利措施背后,法律與公正黨的核心綱領中依然保留著疑歐、疑同、反墮胎、親天主教會、強調波蘭民族文化等充滿右翼民粹政黨的主張。對于民族自尊心較強、宗教氣氛濃厚、且在難民危機中頗為不滿的波蘭選民而言,法律與公正黨的綱領無疑比持有親歐和自由主義的公民綱領黨更有吸引力。

即便是提升最低工資的福利措施,在波蘭經濟與財政部長克韋辛斯基(Jerzy Kwiecinski)的詮釋下,也變成了在國際上提升波蘭“只能從事低附加值產業”刻板印象的振奮民族自尊心之舉。

法律與公正黨的另一張王牌則是傳奇連任18年黨主席的卡欽斯基。

在經歷了2010年波蘭政府高官幾乎全部遇難的空難和2011年的大選失利之后,決心改革的卡欽斯基于2015年開始不僅在福利政策上發力、剔除了該黨的部分激進主張,還通過推出總統杜達(Andrzej Duda)、總理莫拉維茨基等年輕候選人給該黨帶來了新鮮血液。而曾經出任過國防部長和總理等多個重要職位的卡欽斯基本人作為黨魁,卻未再次擔任政府要職。

盡管主要反對黨公民綱領黨在競選過程中一再批評法律與公正黨承諾的福利政策不切實際、且占據了太多財政支出,但是過去四年內增長迅猛的波蘭經濟卻使得公民綱領黨的指責顯得十分無力。

2015年以來,波蘭的GDP增長率一直保持在3%以上,經濟總量增長了20%以上。2018年,波蘭憑借5.1%的經濟增長率,不僅成為歐盟28國中增速第三高的國家,也鞏固了其在歐洲新興市場中第一大經濟體的地位。

即便是在全球經濟趨冷、德國和英國可能陷入技術性衰退的當下,波蘭2019年的預計經濟增長率仍能保持4.4%,失業率同樣進一步降低至3.8%。波蘭同樣也是金融危機以來,十年內歐盟唯一一個經濟從未陷入衰退的成員國。

波蘭的各個經濟指標在歐盟成員國中都十分亮眼。數據來源:statista

不過,交出了近乎完美經濟成績單的法律與公正黨也并非可以高枕無憂。

就如同2011年和2015年兩次大選一樣,波蘭選民的政治傾向分野至今仍與地理環境高度重合。法律與公正黨的主要選票來源依然是位于東部的相對貧困地區和農村選民,特別是該黨許諾的兒童金計劃對于該地區選民有著很大的吸引力。而在較富裕的、毗鄰德國的西部地區,持有自由主義觀念的選民仍占多數,而且進一步與其他歐盟國家、特別是德國進行經濟上的一體化更符合當地利益。

 

2011年(左)與2015年(右)大選結果都明顯地表現出了地域區別,藍色為法律與公正黨占優地區。圖源:wiki

除了經濟考量之外,令西部選民和部分大城市波蘭人對法律與公正黨感到更為不滿的,則是該黨在過去四年內推行的一系列充滿爭議的司法改革。

這些旨在針對最高法院和憲法法院的司法改革在2015年12月、2016年3月、5月、2017年7月和2018年7月數次引發近20萬華沙市民走上街頭,這也是1989年東歐劇變以來波蘭境內最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

最高法院在波蘭是與議會和部長會議(政府)鼎足而三的最高司法機構。根據法律與公正黨推行的司法改革,最高法院法官不僅將會因自己所做的判決而面臨調查,甚至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還會受到新設立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監督。在批評者看來,此舉將使得法官進行判決時不得不考慮政治影響,而且紀律檢查委員會的獨立性也無法得到保證。

2018年7月,總統杜達又簽署了一份將最高法院法官退休年齡從70歲降至65歲的改革案,這導致包括首席大法官在內的73名法官中的15名直接被強迫退休。同年8月初,在這些本已被退休的法官努力下,最高法院又宣布此改革案無效,最終兩者將訴訟上訴至歐洲最高法院。

除了最高法院之外,對議會有著更大掣肘的憲法法院受到司法改革的沖擊則更為巨大。

憲法法院是極具波蘭特色的一個特殊機構。憲法法院最初在1982年的憲法修訂案中就確立了自身獨立于最高(行政)法院的獨特地位,主要負責對議會通過的法案進行法律層面的審核,并擁有否決權。

2015年執政之后數月內,法律與公正黨就決定將憲法法院通過決議的門檻從簡單多數提高到三分之二(法官同意),憲法法院要針對議會和政府的法案發起違憲調查將變得更加困難。此外,總統和司法部長還被授予了對憲法法院單一具體法官發起訴訟的權力。

盡管法律與公正黨強調這些舉措僅僅是為了提升政策執行的效率,且波蘭有權建立符合自己國情的法律體系,但還是遭到了反對者以及歐盟方面的強烈不滿。而與歐盟之間出現裂痕的雙邊關系也正是法律與公正黨必須解決的另一大挑戰。

2017年起至今,歐盟委員會就以違背歐盟基本價值觀、違反法治原則為由,多次將波蘭政府告上歐洲最高法院。歐委會更是于次年初啟動了歐盟憲法《里斯本條約》第7條,對波蘭展開了法治國家調查。若第7條款得到通過,波蘭所面臨的最惡劣結果則是失去歐盟內重要機構的表決權。

盡管該舉措在匈牙利、波羅的海三國等東歐國家的反對下其實沒有任何可行性,但是其所展現出的象征意義仍然十分重大。

除此之外,在法律與公正黨的推動下,波蘭還于2016年通過了《媒體法》,借此賦予了政府指派公共媒體機構領導人的權力;以波蘭、匈牙利為代表的東歐國家也在歐盟統一難民分配問題上拒絕配合,而在加入歐元區和歐盟進一步在巴爾干地區東擴問題上也自行其是,這些因素都加劇了波蘭和歐盟之間的矛盾。

這些矛盾中最為關鍵的則是德波關系。

波蘭在難民問題上的強硬使得主張歐盟在難民問題上合作的鄰居十分不滿,而在《媒體法》改革問題上,德國媒體更是直接給波蘭戴上了“民主倒退”的帽子。

“我們不需要一個將希特勒選上總理的國家來教導”“(波蘭)國內媒體經常攻擊我們,正是因為德國資本掌控了波蘭媒體”,盡管法律與公正黨資深議員皮特拉(Stanislaw Pieta)能夠在社交媒體上對德國人強硬表態,但是法律與公正黨不得不面臨的一個隱患則是:波蘭在經濟上過于仰仗德國。這也使得過去五年以來的波蘭經濟奇跡多少有些成色不足。

無論是出口(上圖)還是進口(下圖),波蘭對于德國的依存度都很高。圖源:OEC

一方面,擁有3800萬人口的波蘭在經濟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過去數年德國制造業的轉移,以及國內青壯年勞動力增長所帶來的人口紅利。

隨著汽車電動化大趨勢的到來,德國汽車制造商們紛紛把勞動密集型的電池和電動力系統生產搬遷到人工成本相對低廉的東德地區和波蘭。此外,英國脫歐也使得大量在英務工的波蘭人回國,而這些產業工人所從事的本身也多為汽車制造業,再加上2014年烏克蘭東部危機之后大量西烏克蘭地區勞動力涌入波蘭,這些充盈的勞動力恰好能夠匹配德國人的產業轉移策略。

不過,在當今全球制造業都不景氣以及德國人自身難保的大環境下,波蘭是否還能延續高增長,還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疑問。

另一方面,波蘭在能源問題上并不具備完全獨立自主性,很大程度都受到德國以及俄羅斯的節制。

今年2月,德國宣布于2038年之前徹底棄煤,并將陸續關閉德波邊境上的一系列露天煤礦和煤炭處理工廠。產業鏈一角的缺失以及德法兩國為首的強大環保壓力都使得擁有西里西亞富煤區的波蘭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早在去年12月于波蘭卡托維茲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上,作為東道主的波蘭卻幾乎沒有任何減少燃煤發電的表態,此舉遭到了大量巴黎氣候協議簽署國的批評。但是對于經濟正在高速發展的波蘭而言,廉價的煤電卻是工業發展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而德國人所使用的價格高昂的可再生能源卻是波蘭無法承受的。

此外,德國和俄羅斯兩國正在建設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也是德波兩國矛盾的焦點。

一旦“北溪2號”開始運營,俄羅斯將有能力通過波羅的海海路直接運輸天然氣至歐洲第一能源消費國的德國,而無需在經過波蘭的天然氣管道。除了損失一大筆天然氣過境費外,“北溪2號”也被波蘭人視為德俄兩國私下的“媾和”。

自從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危機爆發以來,西方國家就對俄羅斯開啟了歷時近五年的經濟制裁。作為俄羅斯的世仇,波蘭不僅大力支持制裁,還選擇大量進口昂貴的美國液化天然氣以擺脫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相比之下,德國卻是對俄制裁的最大輸家,根據《德國商報》的一份調查顯示,德國工業部門每天都因制裁而損失7億歐元的出口額。

進此次選舉的正式結果預計于15日公布。進一步融入歐洲一體化,繼續擁抱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或者同數百年前一樣在德俄兩大國之間尋找平衡?法律與公正黨在接下來的四年任期內所要面對的這個問題,并不容易回答。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4

相關文章

澳洲幸运5可以做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