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教授如何回歸本科生講臺?

在教授為本科生上課門次占比方面,僅有10所左右高校達到30%,有的高校甚至不到10%。教育部出臺新規要求,切實落實教授全員為本科生上課的要求,讓教授到教學一線。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教授離講臺漸行漸遠”的現象曾一度飽受詬病,近日,教育部再度明確“教授要全員為本科生上課”。

日前,教育部印發《關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意見》。《意見》要求,引導教師潛心育人。切實落實教授全員為本科生上課的要求,讓教授到教學一線,為本科生講授基礎課和專業基礎課,把教授為本科生的授課學時納入學校教學評估指標體系。

《意見》還將完善教師考核評價制度。突出教育教學業績在績效分配、職務職稱評聘、崗位晉級考核中的比重,明確各類教師承擔本科生課程的教學課時。

在此之前,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巖曾透露,“最近還要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發布,在學校連續3年不給本科生上課的教授和副教授,會被清理出教師系列。”

事實上,早在2011年,時任教育部副部長杜玉波就曾表示,要把教授給本科生上課作為一項基本制度。此后,這項基本制度逐步確立,2012年,《教育部關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若干意見》提出,要鞏固本科教學基礎地位,將教授為本科生上課作為一項基本制度固定下來。

此后,相關政策不斷推進。2018年9月,教育部印發的《關于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提到,要制定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專門管理規定,確保教授全員給本科生上課。

然而,現實情況卻不容樂觀,教育部直屬高校2016—2017學年本科教學質量報告顯示,大部分部屬高校給本科生上課的教授、副教授的比例達到80%以上,但在教授為本科生上課門次占比方面,僅有10所左右高校達到30%,有的高校甚至不到10%。

報告指出,大多數部屬高校教授為本科生上課門次占比明顯偏低,說明教授給本科生上課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完成指標任務的現象,離“全員上課”的要求還有較大的差距。

公開發布的985高校教學質量報告則顯示,一些教授上本科生課程的比例有相當大的水分。更有甚者,少數教授用“逃課”、“代課”和“混課”等方式來應付學校制定的相關政策。

中南大學黨委副書記黃健陵曾任中南大學本科生院院長,在他看來,“教授之所以逐漸遠離本科講臺,追根溯源,與高校的評價、考核機制有關。在很多高校實行的職稱晉升、年終考核體系中,論文、課題、經費等指標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對本科教學任務往往只有工作量的要求。”

“這樣的評價體系無疑引導著教師更加看重科研成果和項目經費,而越來越忽視對本科教學任務的付出,淡忘了作為一名教師的基本職責。”黃健陵表示。

南京大學教育科學與管理系主任暨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龔放同樣認為,“教授承擔本科教學是一項關系到本科教育質量的大事,應該積極鼓勵教授投入到本科教學中去。但是,首先教授也是理性的人,在從事科研或承擔研究生及其他類型的教學能收獲更大利益的情境下,希望教授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本科教學,恐怕只是一種烏托邦式的美好愿望。”

因此,為了讓教授減少顧慮,積極回歸本科生講臺,部分高校也曾探索新的鼓勵方式。比如,中南大學從2012年9月起,在職稱晉升、崗位定級、年終考核、津貼發放等方面嚴格執行“本科生教學工作一票否決制”,成了中南大學史上最嚴的“講臺令”。教授、副教授給本科生授課的課表和實施情況,通過校園網絡系統向全校師生公開。未經本科生院同意,不得任意調整授課教師。

廣東財經大學則出臺《本科教育教學獎勵辦法(征求意見稿)》,對教學科研進行同等獎勵,獎勵在本科教育教學工作中貢獻突出的在編教職工。其中,獎勵最高額度達80萬元。對于獲得過這一獎勵的員工,在職稱職務晉升、評優評先和進修等方面,享受同等條件下優先考慮的機會。

龔放認為,為了促使更多的教授投入本科教學,除了制度上的規定外,還要在物質和精神上給予鼓勵,形成重視本科教學的良好氛圍。

“可以從名教授和領導做起。有些學校和院系,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有著良好的傳統和氛圍,一些大牌教授或者院系領導帶頭積極承擔本科教學,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龔放表示。

全國政協委員、南航大副校長施大寧曾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建議,可以考慮建立起“教學學術”的評價機制和體制,對教師分類管理評價。

“具體實施上,可以仿照國外一些大學的做法,設立教學講席教授解決重科研、輕教學的問題。國外講席教授薪資待遇比較高,而且是專門化的,即使像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名校,也有幾十名專門側重教學的講席教授,他們將時間主要放在教學上。”施大寧稱。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澳洲幸运5可以做假吗